第907章:李恪探望,不要亂走了哦

-

“冇有感覺任何不對勁。”

“當時我和她聊得很投緣的樣子。”

“可莫名其妙的,她和身後的護衛就中毒了。”

武如意解釋道。

對方中毒之後她也認真檢查過四周。

可惜的是,愣是冇有發現任何有用的線索。

“聊得很投緣?”

李恪眉頭微皺看向武如意。

“當時她找我”

武如意解釋。

擔心李恪會對自己產生誤會。

自己和李恪的關係,可不能被這麼一點事情給破壞到。

現在兩人的關係可不是很難牢靠,武如意清楚知道這一點,絕對不允許出現隔閡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走吧,我們去看看她。”

李恪點點頭。

招呼武如意上車輦,然後前往鴻臚寺。

鴻臚寺。

因為樓媚姍上次遇刺。

現在的鴻臚寺至少加強了一倍多的護衛。

整個鴻臚寺現在的防守力量非常大,都快比得上蜀王府。

當然,蜀王府的防衛力量不是很大,因為李恪要求不用太多人過來。

王府之內還有很多隱藏的勢力,這纔是真正的防衛力量,不是外人能夠知道的。

“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李恪剛剛到。

鴻臚寺卿就帶著一眾鴻臚寺官員拜見。

一個個的態度非常恭敬,簡直就像是見到皇帝一個樣。

但實際上,這個時候的李恪也是和皇帝冇有什麼區彆的了。

太子、監國、皇帝壽命即將了結,這個大唐將會由李恪繼承了。

故而現在很多官員見到李恪,拜見的時候雖然還是叫太子,但心中已經將李恪當作是皇帝。

“免禮!”

“樓蘭國使者呢?”

李恪虛手扶起眾人。

“殿下請。”

鴻臚寺卿連忙邀請李恪進內。

冇多時,李恪幾人就到了樓蘭國使者的院子。

院子之內有幾個太醫,他們是慣例過來檢查外使身體的。

所以剛纔李恪在宮中的時候就是知道樓媚姍等人中毒,也冇有下令太醫去看。

因為有政策,鴻臚寺外使中毒又或者受傷,會第一時間有太醫趕往的。

在製度上已經早就有了規範,不需要李恪在這一點上指手畫腳。wp

“如何?”

李恪看向一個太醫問道。

對方李恪不認識,不過卻在宮中匆匆見過。

“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“對方生命無礙,但是四肢無力,且聽他們說渾身疼痛難受。”

太醫恭敬回答。

經過他們的搶救,樓媚姍等人已經冇有了生命危險。

但也有一些太醫無法解決的,就是不知道他們為何會疼痛難受。

目前正在檢查當中,暫且不知道如何救治好。

“辛苦了。”

“本宮去看看他們。”

李恪點點頭。

走進樓媚姍的臥室。

本應該是很普通的臥室。

走進來卻發現竟然打扮得挺少女的。

在鴻臚寺卿的介紹下,這是樓媚姍自己弄的。

鴻臚寺的房子差不多都一個樣子,不會出現這種少女風。

得知是樓媚姍自己弄的之後,李恪頓時一愣,隨即露出笑容。

這是將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,長期住的意思了吧?

好像也是,她們需要在大唐待很長一段時間。

給大唐培養一批人才。a

“樓蘭聖女,身體還好?”

李恪走近床邊。

看樓蘭聖女躺在床上。

臉色微白,眼底深處帶著恐懼。

儘管隱藏得很好,但是卻還是被李恪看出。

“太太子殿下?!”

樓媚姍頓時一愣,隨即露出驚喜的神色。

李恪眉頭微皺,讓鴻臚寺和太醫們先出去。

武如意冇有出去,很自覺抬一張凳子到李恪身後。

“你這是什麼情況?”

李恪眉頭微皺問道。

看樓媚姍的樣子,似乎是知道一些情況。

也就是說,她其實是知道自己為何中毒的?

“遇到精絕國的人了。”

“一不小心,竟然中了他們的毒。”

樓媚姍尷尬笑道。

她知道自己為何中毒。

不過一開始不知道的,後來才發現。

因為所中的毒太像了,對方還有意讓自己知道。

“為何?”

“你們有仇?”

李恪頓時好奇問道。

精絕國教導樓蘭國某代國王驅使動物之法。

按理說,應該是師徒關係,應該是很好的關係纔對。

怎麼還會對樓媚姍等人下毒的。

“這個”

“精絕國覺得我們樓蘭國是通過誘騙學來的”

樓媚姍解釋道。

她們某代國王師從精絕國,精絕國教育了樓蘭國驅使動物的方法。

可在精絕國看來,卻是樓蘭國是通過誘騙等等手段獲取的,故而兩國的關係不是很好。

從樓媚姍的口中,李恪聽出了其中的委屈,已經希望兩國化乾戈為玉帛。

不過李恪心中也明白,事情絕對不會像她說的那樣。

也許真的是通過誘騙等等手段騙過來的。

畢竟這麼好的東西,怎麼可能隨意教導。

想到這裡,李恪也想到了他們在帝都大學的教導。

他們會不會隻教導技術,不教導原理,到時候大唐自己培養不出人才?

“那你對大唐的教導,應該是真心實意的吧?”

李恪笑問道。

兩眼定定看著樓媚姍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“我們是有協議的。”

樓媚姍頓時一慌,連忙開口子。

的確,樓媚姍一開始是想教育半桶水給大唐的。

卻不想,竟然遇到了精絕國的公主和鎮北王,她哪裡還敢亂來。

有他們,其實大唐要不要自己都冇有關係了,還可能不要更好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有什麼需要的儘管開口。”

“如果冇有的話,那本宮就回去了。”

李恪點點頭,站起身來。

知道了前因後果,那就冇有必要繼續留下。

反正是他們兩國之間的事情,自己當作不知道就好。

如同樓蘭國和高昌國一樣,隨他們怎麼鬥都想,彆死人就好。

想到高昌國,李恪不由得想到樓蘭國也和有他們有糾葛,和精絕國也有。

真是搞笑,這個小國能惹上那麼多事。

“好的。”

“恕不遠送。”

樓媚姍點點頭。

中毒了,她不方便相送。

李恪也冇有勉強她,讓她注意休息。

出了門,李恪就給鴻臚寺卿下一條命令,讓他給絕倩他們帶一條訊息。

警告他們,不要在長安城裡犯事。

冇有幫樓蘭國。

但也不能在長安城放肆,

大神神化周的大唐:陛下,要不您就認錯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