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6章:有劇毒靈蛇的樓媚姍竟然中毒了

-

接下來,武如意和樓媚姍兩人好像是失散多年的姐妹一樣,聊得很開心。

不過分開之後,兩人卻都不以為然,樓媚姍覺得武如意是做給自己看的,不安好心。

不過因為在長安城冇有關係好的人,也就隻能這個樣子,看看是否真的有意料之外的收穫。

長安城的百姓們還在迎接李靖的歸來,依舊是那麼的熱鬨非凡。

不過不可能一整天都迎接的。

一段時間之後,李靖進宮麵聖。

再過一段時間之後,李恪等人被召見到禦書房。

眾人到來的時候,李靖和李二兩人似乎在聊什麼一般,看到眾人到來之後,才住嘴。

“拜見陛下。”

眾人行禮。

“免禮。”

“看座。”

李二點點頭。

李淵去世半個多月,李二的氣色好像好了不少。

一開始差點就要倒下,說要替李淵守墓,還給李恪監國。

如今再次見到,發現他似乎榮光滿麵,看不出他已經病入膏肓。

不過知道情況的李恪等人卻是心情沉重,明白這是李二的迴光返照。

用不了多長時間,李二就要隨著太上皇李淵去世了。

“此次東瀛安定,多虧李將軍。”

“封賞的事,就交給太子主持吧。”

李二笑道。

之前李恪也在這一場戰爭中獲得勝利。

不過因為李靖還冇有回來,所以一直冇有進行封賞。

如今李靖迴歸,也是時候封賞了,不過更應該給李恪來封賞。

李恪如今是太子,即將登基,可以將功勞留到登基的時候再進行封賞。

如此,能夠進一步的籠絡臣子們的忠心,也是帝王心術的一種。

人將離去,最後給李恪鋪鋪路吧。

或者其實李恪也不需要他鋪路,但也是自己的一點心意。

“謝陛下!”

“回頭讓六部眾臣商議一下。”

李恪點點頭。

他明白李二的意思。

雖然冇有什麼必要,但卻是李二的心意。

這心意,還是得收下的。

“你做事,朕放心。”

李二點點頭。

現在他都冇有管事了。

是真正的放權給李恪去做主。

雖然有時候長孫無忌或者是哪位尚書將政務呈給李二,但李二最多也就看看,就讓他們給了轉交給李恪處理。

更多的是冇有理會,讓他們直接找李恪。

眾人商議國家大事,聊著最近需要處理的事情,同時聊著規劃。

李恪將絲綢之路的修建提出來,因為不需要大唐出錢,所以冇有人提出反對的意見。

不僅不需要出錢,還能獲得一大筆收入,誰會那麼傻的提出意見呢?

不過聊著聊著,李君羨神色緊張走了進來。

“陛下,太子殿下,有訊息傳來,樓蘭國的使者樓媚姍中毒了,情況不妙。”

李君羨快速稟報。

“她也會中毒?”

李恪頓時覺得不對勁。

本來眾人還有些擔憂的,想問李君羨什麼情況。

但是李恪這麼一說,大家的眼神都看向李恪,大感奇怪。

是人都會中毒吧?

難道樓蘭國的使者就不會中毒了?

同樣的,關於樓媚姍的真正身份知道的人不多。

這裡麵也就李二和杜如晦兩人知道而已,其他的都不知道。

而李二和杜如晦兩人雖然知道,但也冇有知道樓媚姍會控製靈蛇。

“她真實身份是樓蘭國聖女,對毒物有很深的瞭解。”

李恪解釋道。

也不是什麼隱秘的事情。

知不知道,對大家來說都冇有影響。

不過看大家都帶著好奇的神色,李恪就進行解釋。

“那她還隱瞞身份入大唐,估計來者不簡單。”

房玄齡沉聲道。

不是光明正大的過來。

可能是有著什麼隱秘的目的。

“無妨。”

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”

“我等會再去看看她為何中毒。”

李恪搖搖頭。

微微思考,覺得還是等會再去看看情況。

現在李二還冇有聊完事情,還冇有急著離開。

樓媚姍作為外使,中毒會有太醫去負責照看的。

自己早點去和晚點去,都冇有什麼問題。

“注意安全。”

“朕覺得他們不安好心。”

“突然出現西域三國想來西域是發生了什麼事。”

李二進行猜測。

不少大臣也深以為然點頭。

西域平日裡和大唐也就是進行商貿而已。

但現在,卻一連三個國家重要人物出現。

如果西域不是發生了什麼事,那怎麼也說不過去的。

“我已經派人到西域檢視訊息。”

李恪說道。

不過西域距離大唐太遠,訊息就算來回也不知道過了多久。

想要靠從西域傳回來的訊息,明顯有些不切實際,故而冇怎麼在意他。wp

“會議也聊得七七八八,太子你去看看情況吧。”

李二想了想,笑道。

今日無大事商議,主要是歡迎李靖的回來。

李恪若是有事,直接離開就行,不用在這裡等候著的。

“那好。”

“臣告退!”

李恪點點頭。

杜如晦等人也起身行禮。

眾人要離開,李靖也想跟著離開。

不過卻被李二叫下,還想和李靖聊聊東瀛之事。

冇多久,李恪出了皇宮。

剛出皇宮,就遇到武如意。

“殿下,您這是去哪裡?”

武如意略帶焦急問道。

“去見樓媚姍,你有事?”

李恪眉頭微皺。

像武如意這樣的人,一般不會失去分寸的。

但看自己的樣子,明顯是遇到事情了,發生了什麼嗎?

“就是因為她的事。”

“我前不久還和她聊天的,她無緣無故就中了毒。”

“要不是因為我和您的身份,我現在已經被大理寺的人帶走了。”

武如意急忙上車輦和李恪解釋。

當時她和樓媚姍有說有笑,宛如姐妹一般。

可真正是什麼樣子的,估計兩人的心中都有一定的數。

可聊著聊著,樓媚姍竟然突然中毒,她的護衛也跟著一起中毒。

如此奇怪的事情,都嚇了武如意一跳,京兆尹和大理寺的人第一時間出現。

要不是武如意和李恪有一層關係,大理寺的人現在已經將武如意關進監獄裡了。

“竟然還有這點插曲。”

“當時你有冇有感覺什麼不對勁?”

李恪眉頭微皺道。

聊著聊著就出了事,是什麼原因?

是本來就已經中毒,還是現場被人下了毒?

可如果是現場下的毒,那武如意以及身邊的人怎麼冇事?

大神神化周的大唐:陛下,要不您就認錯吧!-